<dl id="g1cx2v"></dl><style id="g1cx2v"></style><tr id="g1cx2v"></tr><th id="g1cx2v"></th><bdo id="g1cx2v"></bdo>
            • 賭技娛樂場-山娃

                太陽又一次從那老牛背似的山脊梁露出了臉,山娃一夜沒睡了,腦子裏老是翻騰著爹昨夜的話:“到哪兒也別忘了自己叫山娃!”

                山娃19歲,生在這石山環抱的窮村子裏,從小就要強,三年前考上了縣裏一中,今年又考上了城裏的大學。窮山溝裏飛出了金鳳凰,不大的山村熱鬧起來,山娃爹也成了村裏的“名人”。可山娃卻老覺得爹不那麽高興,總像心裏有話似的又不說。好容易在山娃臨走前憋出一句,還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山娃就是帶著這麽一句摸不著頭腦的話進的城。

                山娃的宿舍裏有四個人,除他,那三個都是地地道道的城裏人,好在他們不排外,並沒有瞧不起山娃,可山娃自己有些瞧不起自己!他們說的,他不懂;他們玩的,他不會。山娃總覺得自己像只土蛤蟆,總想著要讓自己變成他們那樣兒。

                山娃又睡不著了,手裏揉弄著僅有的三百塊錢。明天,一號床的杜宇生日,說是要去酒吧慶祝,山娃聽說過酒吧,據說那裏的東西貴死人,一杯水也要七塊來錢,山娃想起了山溝溝裏的家,想起了爲供養他上學而早早出嫁的姐姐,還有辛辛苦苦拉把他長大,爲了賺學費沒日沒夜的爹,一邊是真正成爲“城裏人”的機會,一邊是勒緊腰帶過日子的家人,山娃有些犯難了,爹的話突然在耳邊響起來:“到哪兒也別忘了自己叫山娃!”是啊!山娃!山娃腦海中浮現山村周圍那一座座的石山,那山都有棱有角的,從沒見什麽能把它磨平過,山上土地貧脊(瘠),也沒見它們像南方的山一般花紅柳綠,濃妝豔抹,它們有的是樸實,只是沉默,只是拼命地擠出微薄的養料來養活山下的人。山娃,山的娃兒,那一座座山的娃兒!山娃忽然明白了爹的話,不只是爹的話,還有許多許多。山娃睡著了,臉上帶著笑,夢裏他又一次爬上了那座最高的石山。

                第二天,山娃平靜的對舍友說:“賭技娛樂場不去了。”看著他們怪異的目光,山娃知道,從這一天起,他們要瞧不起自己了。可山娃也知道,從這一天起,山娃自己更瞧得起自己了。他知道,昨夜的選擇,讓他走上了一條另一樣的道路,在隨波逐流與堅守自我中,他第一次做出了選擇,像爹說的:“到哪兒也別忘了自己叫山娃。

               陽光依舊,母愛一直都在。----題記
                小時候,母親對我無微不至,把我捧在手心地疼愛我。我手擦破了點皮,都那麽緊張,在那時我就像是一位公主被疼愛。隨著弟弟妹妹的出生,母親再也無暇照顧我了,也不再過問我的事情,我知道母親對我的愛已經分配給弟弟妹妹了,我也不再重要了。是啊!我畢竟不是長子,當然要加倍培養弟弟啦,我沒有怨言。直到有一天,母親做了一桌飯菜,我看到母親不停地把好吃的夾給弟弟。忽然腦袋一熱,說了一句:“媽,你也太偏心了吧”。話一說出,我還沒反應過來,一巴掌就拍在我的臉上,我整個人像是失了魂似的,什麽也說不出來,哽咽了,只是眼眶有淚在轉。一瞬間,我終于忍不住了,幾滴眼淚滴在衣服上,不一會兒就打濕了胸前的衣服。我站著,腦袋一片空白,暈暈沉沉的,因爲這是母親第一次打我。母親似乎意識到了,摸著我的臉,說:“沒事吧?我,我”我飛奔進房間,說了一句:“我恨你!”接著靠在房門,痛哭了一場。
                我從來沒有哭得這麽痛快過,我是哭著睡著的。夜裏,母親拿著備用鑰匙打開我的房門,撿起我踢到床下的被單子,並沒有說什麽就離開了,或許以
              爲我睡著了吧!其實我還沒完全睡熟。 
                我沒多想,繼續閉上了眼睛。想到母親對妹妹唱兒歌,把最好的飯菜留給弟弟,幫弟弟妹妹輔導功課,幫他們買新衣服,我的眼淚不禁如泉湧般流了出來,我這才明白,這是母親以前對我做過的事。我坐了起來,打開了燈。母親似乎察覺,匆忙地打開了我的房間問我:“怎麽了?打你的那巴掌,還疼嗎?”我抱著母親,說:“對不起,我太小氣了,原來你對我和對弟弟妹妹的都是一樣的愛,可我卻不知道,我後悔了,正是那巴掌,是那巴掌打醒了我啊!"
              母親抱著我,說:“從來就沒有父母不疼愛自己的子女的啊,不是嗎?”這一夜,我感受到了無形的母愛。
              第二天,母親早早地起床做我的早餐,並叫我起床,我揉著惺忪的睡眼,望向窗。才發覺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常照射在我身上,只是我忽略了這世間最美的一切,原來我早就擁有了最幸福的生活,而如今的平凡生活、無形母愛,打開了我封閉的心,喚醒了最初的自己,找回了我的童心。
              我應感謝母親這無形的愛從沒離開過賭技娛樂場。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