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撫州論壇/帝王風範——霸王悲歌

原作者: 2019年12月14日

行業動態 用戶研究

2019年12月14日
新撫州論壇/帝王風範——霸王悲歌
在他們面前,我不需要壓抑自己的情緒

狼煙四起,風雲湧變。一身戎裝,金戈鐵馬。弱冠之年,征戰四方,聽風怒號,戰馬嘶鳴。一日榮光,十年磨砺。
破釜沉舟,巨鹿中原,揮師南下,百戰不殆。泱泱大秦,頃刻崩塌,少年英雄,天之驕子。八十萬衆,揮師霸上,鴻門宴中,觥籌交錯。一時大意,楚河漢界,四面楚歌,霸王別姬,自刎烏江。
力拔山兮氣蓋世,你的神勇令世人折服,你的榮耀令司馬遷都爲你破例列爲世家,
不得不佩服你的英勇,果敢,恐怕在各路反秦勢力中,你是最年輕的主帥吧。然而年少並不代表無知。巨鹿之戰,使你一戰成名,各路諸侯會和時,竟沒人敢看你一眼,之後十幾次大戰你都得勝而歸,更是名噪一時。一把大火燒了阿房宮,縱橫幾十年的大秦帝國在你面前轟然崩塌,自此,你便成了英雄。
鴻門宴,與你,與劉邦而言,都是至關重要的轉折點,這是一場上位者的較量,成王敗寇,贏則坐擁江山,輸則屍骨無存。但當時的你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放走了劉邦,埋下了禍根。
後人皆道你是持才自傲,新撫州論壇卻覺得你是太自信。自信你能靠武力奪得江山,自信敵得過劉邦不足二十萬的軍隊。何況你剛大敗秦軍,得勝歸來,確實有這份自信。自傲,你有自傲的資本,畢竟是有能像你那般,不到而立之年,擊敗整個帝國,在整個史卷中,如此年紀,便有如此功績的人,也是鮮有。
畢竟年少,當真狂傲。年少的你,論心計,論城府,遠比不上活了半輩子的劉邦。你是戰場上神一樣的人,而劉邦則是坐在營帳掌控大局的人,單憑這一點,你們之間便有了差距。
若說你沒遠見,這自是不可能,帶兵打仗,若無能看清戰局,提前預曉戰況的主帥,這支隊伍怎可百戰百勝?但你終究涉世未深,你有的是戰場上的豪氣與霸氣,所以,你是王,卻不是皇。
你做不到帝王的無情,不能想劉邦那般冷血狠心,連自己的父親被敵軍綁到陣前也熟視無睹,所以你是頂天立地,有血有肉的好男兒。
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你到底不懂這句話,坑殺了二十萬余的秦兵,同樣也坑殺了天下人的心。我只能說你身爲楚國人,著實恨透了秦國。而天下人卻不這麽認爲,他們從心底認爲你是暴君。然而這暴君二字,你著實擔不起。
你之所以失天下,不單單是劉邦認爲的那樣,多疑,善妒,自大。不怪劉邦太狡詐,不怪範增離你而去,失敗的種子,你早已親手埋下。
你的生命雖然短暫,卻是轟轟烈烈,有成,也有失。成則勝了秦國,失則敗了天下。可這些都將埋沒在曆史的長河,消失不見。唯獨你—項羽,屹立千年不倒。那铮铮鐵骨,那沖天豪氣,不知多少人爲你折服。對你,無需多言,時間會回答一切。
穿梭千年,再鬧充滿殺戮與血腥的戰場上,有一男子,身披铠甲,手持長矛,騎跨烏骓,霸氣凜然,傲視群雄,當屬霸王。

     我喜歡冬天,對冬天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情結,不知是我出生于冬季的緣故,還是冬天本身就有一種令人陶醉的情愫。

  我喜歡大雪彌漫的冬日。雖然北風淒厲地刮著,卻沒有絲毫的傷感。“千裏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漫天大雪在空中橫三絞四地翻飛,天地之間霧蒙蒙、白茫茫一片。忙碌了一年的人們,這時才有閑暇圍坐在炕頭,守著個火爐,拉起家常。爐竈上熥滿了已經煮熟的紅薯,爐火只烤得紅薯渾身流油,然後剝去焦黃的薯皮兒,咬一口直甜到心裏;或捧來花生烤在爐邊,滿屋子溢著香噴噴的花生味兒。傍晚時分,全村人家的平房上就熱鬧起來,大家用掃帚、木鍁把雪鏟下來,以免凍裂房頂。鄰裏們一邊掃雪,一邊打著招呼,就像過節一樣熱鬧。隔著稀稀疏疏的樹枝,你能眺望得很遠,能隱隱約約看見遠處小夥伴的身影。這時,麻雀們也開始叽叽喳喳飛進屋檐底下,准備入巢過夜。“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晚上,紮進暖暖的被窩,一會兒就進入了甜甜的夢鄉。

  我喜歡雪霁天晴的冬日。一夜大雪之後,房屋白了,樹木白了,田塍白了,一派銀裝素裹的景象。雪粒在冬陽的照射下,閃著耀眼的光芒;滿樹的霧凇,在日光裏顫抖著白色的波浪,數日來的灰蒙蒙天空,此刻變得澄清透亮,娟然如洗。站在小村路口或打麥場邊,向著遠方,遙望天際,有一種遼遠空曠的感覺。想著大雪中的城市會是如何模樣,城裏人會像我們一樣生活嗎?偶有一個人影從遠方的雪野中歸來,就如同遙遠的城市漸行漸近……,這情景就像詩一樣,在心中渲染。兒時的思緒也許很幼稚,甚至很可笑,然而,就是那份純真,那份憧憬,凝聚了我對冬日的不解情緣。

  我喜歡冰清玉潔的冬日。喜歡清晨醒來,看著滿窗冰花,如春柳婆娑搖曳,似夏荷亭亭玉立,像秋菊傲霜盛開,若冬梅爭奇鬥豔。緊擁那一縷陽光,慵懶地躺在床頭,讀幾首唐詩宋詞,盡情享受冬日所帶來的溫馨與惬意。喜歡屋檐下的滴冰,宛如千年鍾乳,潔白無瑕,晶瑩剔透。

  冬天,既沒有春季的嬌媚,也沒有夏日的煩躁,更沒有秋天的寂寥,它沉著而不憂郁,悲壯而不蒼涼。這是一個休養生息的季節,處處孕育著生機。棉絮般的大雪覆蓋下的麥田,孕育著豐收與喜悅;庭院深處,西番蓮花根孕育著缤紛的夢想;沉睡的池塘,青蛙正孕育著來年的歌唱。

  有人說,冬天的蒼涼,會觸動人們脆弱的情感,讓人追憶往事。其實,經曆了寒冬磨砺的心靈,才會變得堅強。你看,那鵝黃的臘梅,正把滿腹惆怅,噴薄在枝頭;蔥茏的松柏,將一腔沉郁,鑄成歲月的滄桑。

  冬天,讓我感受了雪花綻放時美麗的震撼,讓我領略了千裏冰封的渾厚凝重,讓新撫州論壇在山寒水瘦的沉寂中,日趨理性與成熟。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