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8會黑錢麽-五鬥米只剩下一粒

 人如花開花落,漫天的浮華抵不過春去秋來,遍地的落寞如同花謝花開。暮然回首卻是:風過、花落、而無痕。
    ag8會黑錢麽曾無數次的深思,無數次的品味自己,以及這世間事事的發展與變遷。最終便發現了其中的淒美,曾近你向往過什麽,有過什麽樣的追求。等到世事變遷,幾十載之後又能給留下些什麽?或許還會思考到,曾做過的一切到現在爲止和剩下的相比值嗎?曾經爲了那些現實的生活曾幾何時早已違背了內心原本該有向往。
    三月陽春伴隨著心靈的漸漸平靜,又回到了這個早已甯靜。甯靜的幾乎快被自己忘卻的地方,那個杏花開滿的山谷。在那開滿了杏花的谷中端坐,看著那飄動的火苗催著壺中的水冒出陣陣熱氣。看著那火苗,從漸漸的燃起,到熊熊的火焰,再到慢慢的熄滅,就好似在印證那句:盛極則衰,順其自然。
    水開,沏上一壺清茶,吹上一首小曲。聞著那淡淡的清香,伴隨著笛聲的悠揚,思緒也漸漸的湧上心頭。輕輕的閉上雙眼,任那思緒慢慢的跑向過去再轉向現在,感受其中的世事沉浮。
    一曲閉,思緒也沉入心地。端起清茶飲上那麽一小口,不論茶的好與壞,感受著嘴中從微微清苦到淡淡甘甜。仿佛又一次品味了自己的人生。
    風起,那三月溫暖的微風輕輕的吹著臉頰,伴隨著淡淡的花香。偶爾夾雜著幾片凋零的花瓣,落在肩頭。輕輕的放下手中的茶,摘下肩頭的幾朵落花。放在手掌上嗅了嗅,卻讓人嗅出了一種淒美的味道。擡頭看向四周,那杏樹遍滿山谷,在那風中肆意的搖擺。那枝頭的花兒也隨著風在谷中漫天的飄蕩。或許這風就是花守護了一生的牽絆,如果任由自己從枝頭凋零,不如隨風飄散。或許風會給她找個歸宿吧,即使結局相同,但這是她自己的選擇。
    風起風又止留下的便是遍地的落花,花雖好看卻不能長留枝頭,終究要華爲塵埃。或許守著自己的牽絆慢慢的隨風化爲塵埃最後了無痕迹這也是最好的歸宿吧?

1.挽起發髻

挽起發髻那一瞬
思念緊跟著打烊
蘭花指有太多的修飾
卸了粉墨
凸出的關節濃縮了土丘
呆立風中的稭稈
癱坐巷口的碾盤
打著裹腳吸著旱煙

一顆星忏悔長夜
一雙眼忽閃來生
繭在谷雨醒來
多少異鄉人來自天邊
一歇腳就縫補道袍

針有多細
尖削的念頭無孔不入
拇指撚轉
哲思在鋒刃上行走
拿捏在手慌亂在心

絲弦斷了笙箫黴了
夜夜霓虹琴已焚鶴已煮
沒有詩書的空間煙熏火燎
午夜饑腸難捱
五鬥米只剩下一粒
掩面幹咳
一手抽薪一手抹淚

2.逃不脫沙啞

唱出心事的諸多夜晚
沒有人尋找伴奏
北風卷地透明的思念選擇回歸
那些見證了宮商的珠簾
打包在帳篷裏

爲一種蒼老席地而坐
分明聽到一陣原始的啼哭
我想辨別狂嘯和聲嘶力竭
竟然將自己放逐在草場
同牛羊一起咀嚼秋草

根的衰朽葉的枯榮
牧歌不必嘹亮
因爲西來的風曆來就是低沉
往事忽而哆嗦著
在奶茶裏混進濁淚
讓普天下的樂音逃不脫沙啞

且歌且舞
裙擺改做了錢囊
唇膏柔軟補妝
碎銀的做作搔癢了鄰家的耳朵

3.與時世通病

能丟下影子不管嗎
台階成了致命的傷痛
我想接近真實的光線或者光暈
讓手掌平鋪在暮鼓的邊緣

我懷疑自己的記憶力
可那雙木屐攥緊了視線
我是大唐的歌者
屢試不第的詩人
曾經曾經戰亂
卷曲的的須發與時世通病
枯黃或蒼白

欄杆顯露裂紋
酒是淡的淚是鹹的
幸好有月
楷體的奏章自诩爲通透
沉寂接著喧鬧
有人背後作揖
提著泥汙的朝靴請求責罰

4.失去棱角

五谷的內涵和外延
皆可裁衣
天下之大
饑馑的皮骨怎樣收斂

春種與秋收青絲與白發
本不相關的情節漸漸滲透
羞對菱花
曙色一寸寸失去棱角

將發黴的漢詩晾曬
谷場寬恕了潮濕
翻動頁碼
我在承接千年的悲涼

撫摩篆體的根雕
ag8會黑錢麽窺視了漢隸的隱忍
稭稈進化爲柴草
有兩顆淚滾落竹篩
一顆叫米一顆叫豆

5.在晚風裏

在水的盡頭埋葬漁網
落葉融入黃土
爲年輪的曲線祈福
陽光之外
綠的內核有千百滋味
苦澀居首

精致的燈盞高過魔鬼的肩
黑雲向古城的鬓角擠壓過來
成排的鋸齒侵吞枝葉

沒了綠色
白天就是黑夜
休提滿城風絮
許多酥脆的翅膀在晚風裏凋零

誰也別飛
眼睛迷離一片末秋的灰暗
夜半心悸
聽到蝼蛄打嗝的聲音

2001